中科图灵:老上海公厕变迁史

2022-06-23 16:40
178

1845年11月29日,根据南京条约,上海道台与英国领事订立《上海土地章程》,设立上海英租界。此后,美租界、法租界相继辟设。

在中国近代史上,上海的租界开辟最早,存在时间最长,面积最大,发展也最为充分,作为当时中国人接触西方的第一个窗口,它的设立对上海及周边地区近代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上海的公厕演变仅仅是及其微小的一部分。

众所周知约翰·哈林顿是抽水马桶的发明者,后由约瑟夫·布拉默和博斯特尔改进的厕所冲水技术。在他们的影响下,英国厕所技术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上海在当时英国人的影响和发展的必然性下,开始建立公共厕所。

上海的公厕史,根据现有文献记载,可追溯到清同治三年(1864年),工部局在南京路虹庙后建起市区内第一座公共厕所,现址在黄浦区的盆汤弄一带,在此之前上海本无公厕。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150多年前的这座公厕早已湮没在历史尘埃中。而在半世纪后的1909年(清宣统元年)11月17日,华界才有了第一座公有公厕,位于南市侯家路。

而截至目前,上海已发现的能见到“庐山真面目”的最老公厕在海宁路514弄内,在1947年出版的《上海市行号路图录》上,可于海宁路北面的一条巷内找到一座编号为“98”的厕所,它就是海宁路公厕。从1947年算起,这座公厕已有70多岁。但是它并不是公有公厕,而是私有公厕。在当时,私有公厕旁边一般还设有茶馆,并且公厕会对过路者开方便之门,免费使用。

庄稼一枝花,全凭粪当家,地里长的都离不开它。在传统亚洲文化当中,糞字由一个米一个田一个共组成,很形象的表达了它的在旧时代粮食生产中的重要地位。同时也侧面显示出了它的经济价值。当时的上海城里城外无不集粪营利,还发生拉客拉屎的事。《虹南作战史》,其中就有生产队抢粪打架的情节。这也是私有公厕为什么会对过路者开方便之门原因。

同样是公厕,但是公有和私有的优劣明显,公有投入大硬件强,管理也好。私有的大多数露天,环境极差,每到夏天,厕所臭气熏天,苍蝇乱飞。在1883年(清光绪九年)盛夏,华界当局“限一个月内将所有坑厕拆去”。环境洁净了,但随地大小便泛滥。不久,私有公厕卷土重来。1887年(清光绪十三年),新任上海县代理知县蒯光华实行新政,对露天私有公厕允许存在但要“四周砌墙,无力者允许以篱笆围之”。并莅临检查,违者“笞责以儆”。直到1909年(清宣统元年),上海老城厢内私有公厕脏乱差的老大难问题仍没解决。

1917年,法租界老西门菜场公有公厕首先实行承包经营,售纸收费保洁等由王荣记专人负责;为期5年,每月交承包费银圆5块。从此,市区公有公厕吹遍承包风。1923年,华界南市南码头等4座公厕由王鼎文承包3年,承包费为350银圆。五年后,华界进行全市招标,每个公厕承包期10年,最低标额30万元。到20世纪30年代,又出台《上海市招商承办全市公厕暨清洁所及经理清洁规则》。承包有利可图且利也不薄。一来自粪便,据1947年统计,上海公私厕所合计粪便收入法币27837959800元;为该年市卫生局业务决算一半。二是卖草纸,平均每一厕所可日收入200元,一月就是数十万。有位国军连长李镜龙,因薪水不能养家而退伍,后得到粪业大王马鸿记关照,租小东门十六铺鱼行公厕,立马脱贫致富,靠山吃山十多年。但与粪大王比是小巫见大巫。

新中国成立后,私有公厕被保留下来。在保留私有公厕的同时,上海开始了第一次公厕革命,在棚户区和市郊结合地区,建造了大批不售纸的简易公厕。到了上世纪60年代,为了积肥支农,上海对市区公共厕所开始了第二次大规模建造。截至1965年底,市区公有售纸公厕增至301座。1966年9月,上海公厕停止售纸,到了1977年部分公厕开始恢复销售。

1984年到1992年是上海公厕建设史上的另一个高潮期,年平均新建和改建厕所达到112座。即便如此,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上海1000多座厕所仍不堪重负,如厕难愈演愈烈。

2001年,上海公厕已达到2406座,中心城区每平方公里达3.3座。改革期间,上海还兴起了一阵公厕承包制热潮。2002年,淮海路上一家三星级公厕的经营权转让给下岗女工李鸿芳。但最终,随着市民公厕免费、公益化呼声的高涨,承包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2010年1月1日起,上海公厕全部实现免费开放。

上世纪50年代,上海大洋桥地区的公厕

上世纪80年代,淮海路嵩山路两层结构的定型公厕

上世纪90年代,广东路外滩公厕盥洗台,配备了烘手器、皂液器等设备。

21世纪青浦北箐园公园公厕的厕所智能引导系统

上海现在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公共厕所已经依托物联网建设成了新型的智慧厕所。在“管理精细化、服务人性化、手段智能化”方面更为突出,不但实现线上基本作业操作、满意度测评、环境指标测评等功能,更可提供公厕人流量、蹲位使用情况、水电消耗值等数据进行有效分析,进一步为管理部门和作业单位科学决策提供辅助。他们不但分布合理,有男、女公厕和第三卫生间,还单独设置了母婴室。而且提供了附近公交、公厕查询、景点介绍、服务热线、音乐播放、等其他功能。

中科图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城市级物联网解决方案,深耕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技术,提供从芯片到云端,从数据到决策的物联网行业解决方案能力。先后在武汉、广州、北京、海宁、莱芜、长沙、新加坡等地建立联营公司及办事处,拥有40人研发团队,核心团队由中科院教授、副教授、985高校硕士研究生等组成,已获得软件著作权40余项,实用新型专利及发明专利20余项等。公司先后获得湖北省高新技术企业认证、武汉市大数据企业认证、武汉市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创新企业、武汉市科技小巨人、软件技术企业等认证。公司已通过ISO20000、ISO27001、ISO9001 等管理体系认证。

中科图灵科技有限公司在智慧厕所和智慧消防方面作为行业的先行者已久。累积并实施了众多的相关项目,拥有”天下江山第一楼”美誉的黄鹤楼和“天下第一山”的五岳之首-泰山也采用了中科图灵的智慧厕所方案及标准,用来升级改造景区的公共厕所,给慕名而来的全国游客带来更舒适的旅游体验。在现在及将来,中科图灵科技有限公司会继续投入资源到相关公共场景,以期待更多的人都能体验到智慧厕所所带来的干净,便利。



昵称:
内容: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